当前位置:夕于斯网美容重症孕产妇黑诊所耽误病情 医院接诊压力大护肤DIY
重症孕产妇黑诊所耽误病情 医院接诊压力大护肤DIY
2022-06-20

广医三院的广州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至今还在为一场前年的官司头疼。因为在黑诊所人工流产而导致大出血的一名女患者最后转诊到该院还是错过时间未能抢救过来,但是家属却将救治中心告上了法庭。“转过来的很多重症孕产妇都是在黑诊所耽误的,死亡率很高,但是一旦出事病人家属就会把所有的怨气撒在医院身上”,救治中心负责人十分无奈地说,“现在医护人员接到转诊的重症产妇压力都很大,就怕救不活又惹来纠纷”。

重症孕产妇大都来自小诊所死亡率高达60%

广医三院产妇科副主任李映桃介绍,设在该院的广州市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由于担负着珠三角重症孕产妇的救治工作,现在每年转诊来的危急孕产妇越来越多,而其中大部分都是为小诊所“收拾残局”的。

“在正规医院产检生孩子的孕妇能及早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保证孕期安全。而现在出问题的重症孕产妇很多是由于小门诊技术不过关,围产期保健也没做好。还有一种情况是小医院为了逐利超范围行医出差错的”。

上周,一名产妇突然脑出血在家中昏倒,被紧急转到救治中心之后才发现她曾经有过脑血栓,而在附近的小医院产检时医生根本就没有在意。救治中心还接诊过一名28岁的河南女子,为省钱在一家私人诊所生产,由于医生在产前使用过量的缩宫素,导致病人子宫破裂、大出血,生命垂危。救治中心接回病人后立即对其子宫进行了修补手术,救活了病人,但孩子还是死了。

而救治中心经常变成了这些小诊所的“救火队”。一名住在白云区的打工妹怀孕50天后自己到药店买药流产,开始没有反应,再次吃药后出血,她到附近一家小诊所手术后又出现大出血,转到白云区妇幼保健院时已经濒危了。救治中心接到电话后赶到现场,运回医院后还是没有抢救成功。

“很多高危妊娠病人的死亡率高达60%,因此医院接收转诊本身风险就很高”,广医三院副院长陈安薇表示,“救治中心24小时待命,随时准备出车运病人回来,但是病人家属也应当对高风险性多一些理解和宽容”。

九成产妇医疗官司证实与转诊医院无关

李映桃告诉记者,救治中心现在遇到转诊的呼救电话时压力越来越大。“这些重症产妇搬回救治中心还有万分之一希望,医生当然选择尽力抢救,虽然风险很大,一旦救不活就容易有医疗纠纷。但是如果不转诊,病人就丧失了最后一丝希望,家属可能现场就闹起来,基层医院的压力更大,后果更严重”。

救治中心医务科负责人说,救治中心成立10年来,珠三角甚至外地的很多重症产妇都转过来,“抢救的病人多了,医疗纠纷也增多。目前虽然救治中心的平均抢救成功率达到95%以上,但是发生在广州市的孕产妇死亡病例有1/3也是在这里,因此每年救治中心平均大概有12宗左右的医疗纠纷。从前年开始到现在还有7宗诉讼没有了结。但是已经解决的纠纷有九成最后都证明与医院无关”。

“救治中心成立的时候没有设定具体的转诊标准,基本上接到电话就出车,但是在决定是否有必要转诊的时候存在病情评估的问题”,陈安薇说,“从科学上来讲,有些病人实际上不适宜转诊的,在搬运的过程中反而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另外有一些濒危的产妇,即使转诊回去也是救不活的。但是现在为了向病人家属有所交待,以及减轻基层医院的压力,我们也只有把病人一律搬回来。经常有些区级医院明知道救不活也苦苦哀求我们把病人转回来,怕家属现场就闹起来。结果最后却把火烧到救治中心来了”。

“大医院更易被扯进医疗官司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有的家属想通过把大医院拖下水来揪出肇事的流动小诊所”,该负责人说。

流动icu和规范转诊标准或能缓解矛盾

救治重症产妇由于其风险高相应有更大几率遭遇医疗纠纷。陈安薇告诉记者,救治中心专门安排了一名员工应付各种医疗纠纷。医院也为救治中心的医护人员提供了更多保障。“但是这些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矛盾。特别是有时医护人员看到自己尽力抢救过的病人家属又跑来闹事感觉很灰心”。

她认为,卫生部门应当对转诊标准和流程进行规范,以减轻医务人员的负担,让他们能更安心地投入到抢救中去。据了解,湖南省去年就专门制定了“高危孕产妇转诊管理规范”,明确规定县、乡级医疗保健机构一旦识别出高危孕产妇,或产程中出现滞产、难产等情况,并超出自身抢救条件与能力时,应按流程立即转送至有抢救能力的县级产科急救中心或者市(州)及以上急危重症孕产妇转诊机构进行救治;情况危重不便当时转送的,要立即报告县级产科急救中心派骨干到现场参与并指导抢救。县、乡两级在转送病情不稳定的急危高危孕产妇时,应选派有急救能力和经验的医务人员护送。

李映桃则提出,如果能尽快设立流动icu也能缓解矛盾。有的重症产妇如果现场判断不宜搬回医院,就可以直接将流动icu开到现场抢救,赢得抢救时机。


夕于斯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